对俄“制裁”蔓延至文艺体育界俄罗斯多家芭蕾舞团演出被取消

(观察者网讯)俄乌冲突升级后,美欧等对俄罗斯挥舞起了“制裁大棒”,国际组织、行业协会也“卷”起了对俄“制裁”浪潮,从禁止俄运动员参赛、暂停电影在俄罗斯上映,到把“魔爪”伸向俄罗斯的猫,眼瞅着越来越离谱,这下文化演出机构也来凑热闹了。

据英国《卫报》3月1日报道称,因为俄乌局势,英国和爱尔兰多个剧院临时取消了俄芭蕾舞团的演出。从《天鹅湖》到《胡桃夹子》,柴可夫斯基作曲的经典芭蕾舞剧被“封”了个遍。即使这些欧洲剧院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自身难保,还是硬着头皮退票“声援”乌克兰。

英国《卫报》报道称,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引发了西方文化和体育界的反应,俄罗斯的艺术家和艺术团体也开始受到克里姆林宫决策的影响。

日前,英国皇家歌剧院(Royal Opera House)取消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Bolshoi Ballet)今夏的演出。

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成立于1776年,是享誉国际的顶尖芭蕾舞团。该团原定于今年7月26日-8月14日期间在英国皇家歌剧院举行21场演出。

对于突然喊停的举动,英国皇家歌剧院方面给出的解释是:“虽然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的夏季演出已进入最后筹备阶段,但不幸的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一演出季不能继续推进。”

2月28日,英国皇家韦克菲尔德剧院宣布取消俄罗斯国家剧院芭蕾舞团(Russian National Ballet)原定于10月18日表演的《天鹅湖》。公告中还称,新冠疫情爆发后,剧院的经营受到影响,一直没能缓过来,但在如今的乌克兰局势下,就算退票会遭受巨大经济损失,他们也在所不惜。

在此之前,位于英国中部城市伍尔弗汉普顿的伍尔弗汉普顿大剧院(Wolverhampton Grand Theatre)和位于英国北安普顿的皇家德恩盖特剧院(Royal & Derngate)也临时取消了俄罗斯西伯利亚国家芭蕾舞团的演出,皇家德恩盖特剧院甚至在演出当天才宣布取消。

俄罗斯西伯利亚国家芭蕾舞团自2007年开始一直在英国演出,本来要在皇家德恩盖特剧院呈现为期三晚的演出——芭蕾舞剧《灰姑娘》、《雪姑娘》和《胡桃夹子》。

而2月26日,皇家德恩盖特剧院在推特发文称:“鉴于乌克兰的局势,剧院决定取消今天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的演出。”该剧院对造成的不便向观众致歉,并承诺全额退款。

伍尔弗汉普顿大剧院给出的理由也如出一辙,称即使剧院财务情况会受到重大影响,在俄军逼近乌克兰首都基辅之际,取消原定于2月28日-3月2日的演出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据BBC报道,英国布里斯托尔、爱丁堡、伯恩茅斯、索森德、彼得伯勒等地的剧院也跟风响应了取消演出的行动。

英国文化大臣纳丁·多瑞斯(Nadine Dorries)对此表示欢迎,还声称:“我们不能让俄罗斯政府的代表在英国继续演出,我完全支持那些站在乌克兰人民一边的演出机构。”

此外,2月25日,爱尔兰都柏林的螺旋剧院(Helix theatre)取消了莫斯科皇家芭蕾舞团的《天鹅湖》演出。

2月26日,都柏林的博尔德·盖斯能源剧院(原大运河剧院)也宣布取消原定于3月29日-4月3日由圣彼得堡芭蕾舞团带来的《天鹅湖》演出。

在俄乌冲突升级后,由美欧领头的“制裁”风已经把能刮的领域刮了个遍。中国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认为,俄乌局势引发了欧洲内部的裂变,对人文也产生一系列影响。

据意媒报道,意大利作家Paolo Nori称日前收到米兰比科卡大学通知,要求推迟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相关课程的教学,目的是“避免任何形式的争议”。

另据“德国之声”3月1日报道,俄罗斯著名指挥家、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瓦莱里·捷杰耶夫因为一直拒绝公开谴责俄罗斯“进攻”乌克兰,在慕尼黑市长迪特莱特下达最后通牒后也没有配合,结果失去了首席指挥的工作,尽管他的合同还有三年才到期。总部位于德国的Felsner Artists艺术机构也宣布与捷杰耶夫解约。

另一位俄罗斯“国宝级”艺术家也遭受了不公。由于对俄乌冲突保持沉默,俄罗斯著名女高音安娜·奈瑞贝科(Anna Netrebko)的多场演出被迫取消。2014年,安娜·奈瑞贝科曾在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上演唱奥运会会歌。

今年2月27日,奈瑞贝科被迫就俄乌局势发声,她希望战争结束、恢复和平,但强调:“强迫艺术家或任何公众人物公开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并谴责他们的祖国是不对的。这应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我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也不是一个政治专家。我是一名艺术家,我的目标是跨越政治分歧(把大家)团结起来。”

此外,有“欧洲好声音”之称的“欧洲歌唱大赛”的主办方欧洲广播联盟(EBU)宣布,“为了不玷污这一在欧洲极富盛名的歌唱大赛”,将不允许俄罗斯人参加今年的“欧洲歌唱大赛”。

同时,美国的迪士尼和华纳暂停在俄罗斯上映电影。戛纳电影节发布声明称,除非“战争在乌克兰人满意的条件下终止”,否则“戛纳电影节不欢迎俄罗斯官方代表团参加,也不接受任何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的人”。

文艺界如此,体育界也未缺席。近日,国际柔道联合会、跆拳道联合会先后取消普京的荣誉身份。

2月25日,国际奥委会(IOC)敦促所有国际体育联合会重新安排或取消计划在俄罗斯或白俄罗斯举行的体育赛事。28日,国际奥委会又建议各国际体育运动协会以及其他体育运动的组织者,不再邀请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运动员和官员参加和出席国际体育赛事。

国际奥委会还宣布撤销此前颁发给俄罗斯相关人员的“奥林匹克勋章”,这些人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俄罗斯副总理切尔尼申科和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扎克。

俄罗斯的团体和个人逃不过,更荒唐的是,猫也被“制裁”了。3月1日,猫科动物国际联合会(FIFe)宣布,任何在俄罗斯饲养的猫,都不得在俄罗斯境外的FIFe官方血统书上进行登记。同时,俄罗斯的宠物参展商不得参加任何俄罗斯境外的FIFe宠物展。

这股“制裁”的浪潮,已经看不到边界了,曾宣扬“文学无国界”、“艺术无国界”、“体育无国界”的西方社会,正在一遍遍打自己的脸。

据《卫报》报道,这些打着“反战”旗号干预文化演出的行为,在很多当地观众眼里,其实很荒谬。

当地时间2月25日晚,在英国北安普顿的皇家德恩盖特剧院外,不少人声援俄罗斯西伯利亚国家芭蕾舞团的舞蹈演员。

北安普顿市民比德韦尔和她的母亲接受采访时称,俄罗斯舞蹈演员们一定很紧张,在想会收到剧院什么样的通知,“这又不是他们的错,我们不应该惩罚他们。”

另一位打着黄色领带、身穿蓝色衬衫,以衣服颜色支持乌克兰的男性观众也称:“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来帮忙,但取消(芭蕾舞演出)可不是其中之一。”

名叫佩妮的市民表示,她理解有人对此时看俄罗斯舞团的演出感到不适,认为这样可能代表自己亲俄,

“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难道我们要取消所有与俄罗斯有关的事?(这样下去)我看就要禁俄罗斯食品、裁俄罗斯员工了吧。这是判断失误,太过分了。我想住在英国的无辜的俄罗斯人这段时间会过得很难。”

有人直言,这种对艺术家和观众的惩罚过于严厉,现在应该呼吁团结,而不是用国籍分裂人们,“难道我们要禁所有俄罗斯的艺术,文学、电影、音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