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短道速滑:成为全世界的敌人不仅仅是因为成绩碾压

提起韩国优势体育项目,你会想到哪些?射箭、短道速滑恐怕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射箭项目由于没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说到底就是在比心理和准头,韩国人在这个项目上无往不利的局面,倒不会引发任何对手的心理不适,相反大家对韩国射箭梦之队只有钦佩之情。但在短道速滑项目上,韩国队虽然居于垄断地位,却为众多对手口诛笔伐,原因很简单:脏。

北京时间2月18日,2019-2020赛季短道速滑六站世界杯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在所有六站世界杯比赛中,中国队共计获得10金11银13铜,排名奖牌榜的第2位。至于第1位,仍然毫无悬念被韩国队占据,他们拿到了24金20银13铜,统治力之强,令人汗颜。

世界杯最后一站荷兰多德雷赫特站引发争议,主角正是韩国选手。男子1000米决赛,荷兰名将德拉特处于领滑位置,并牢牢占住了内道,不给韩国选手反超机会。见正常情况下超越无望,其中一位韩国选手朴在旭悄悄推了德拉特,致使后者在高速运动下直接飞出了赛道。如此一来,朴在旭虽然最后被判犯规,另一位韩国选手金大勇却受益拿到了金牌,这令德拉特愤怒不已。完成比赛的德拉特怒摔护目镜和手套以示抗议,并怒骂韩国选手是垃圾。

德拉特对其他协会的运动员彬彬有礼,但每次面对韩国选手总是很“愤怒”。2018年平昌冬奥会男子1500米颁奖仪式上,获得亚军的德拉特便向夺冠的韩国选手林孝俊竖过中指,足可见他对韩国选手“恨之入骨”。而所有“恨”的源头不是成绩被碾压,而是一次又一次被韩国选手暗算。事实上,除了德拉特,中国选手范可新、韩佳良都曾遭到韩国人的暗算,韩佳良甚至被对手的冰刀割伤,血染赛场,韩国冰刀也一度被成为“短道速滑杀手”。

所以,德拉特的中指,只是全世界对韩国短道速滑印象的一个缩影。可笑的是,韩国人还喜欢贼喊抓贼,曾经怒斥中国选手范可新是犯规王,对本国选手的黑历史却视而不见。

韩国短道速滑“恶名远扬”,其内部环境也是令人堪忧,有三个事件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1、安贤洙出走俄罗斯。安贤洙曾是韩国的骄傲,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他史无前例地获得了3枚金牌、1枚铜牌。但在回到国内,就读于韩国体育大学的他受到打压,甚至被所谓的“非体大系”选手的殴打。在失去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后,于2011年出走俄罗斯,并代表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完虐韩国选手,勇夺3金。

2、沈石溪控告教练赵宰范殴打和性侵。2018年,韩国的两届短道速滑奥运冠军沈石溪控告国家队教练赵宰范对她和队友实行殴打,并在2014年-2018年期间多次对她实施性侵。消息一出,举世哗然,毕竟原告是奥运会冠军!奥运会冠军尚且不能自保,其她韩国女选手的命运又会怎样呢?细思极恐!

3、林孝俊扒下了黄大宪的裤子。2019年3月,韩国短道速滑队又惊爆“同性性骚扰”事件,具体细节为:韩国短道速滑队在镇川运动员村进行攀岩训练,正挂在2米高半空中的黄大宪,被身后的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林孝俊扒下了裤子,致使前者下半身部位暴露在公众视野中,而当时现场还有多名女高中生选手。黄大宪以“性骚扰事件”向教练组报备,尔后运动员村将短道速滑队男女14人全部赶出集训地,理由是“整支队伍纪律涣散,纲纪不严,问题严重”。

韩国体坛最“黑”的时刻,恐怕还要数2002年的日韩世界杯,意大利、西班牙都被因为明目张胆的黑哨被韩国队淘汰,韩国队也历史性地闯入世界杯四强。但这四强丝毫未给亚洲足球、韩国足球带来任何荣耀,反而引发当时欧洲联赛对韩国球员的。如今,韩国短道队大有在“暗黑”上的赶超之势。

如果是以被人唾弃的方式成为运动成绩上的翘楚,那不算是真正的王者。我们仅以中国乒乓球队做例子,告诉韩国人,什么是真正的王者。中国乒乓球队运动成绩无疑碾压所有对手,但对对手一向彬彬有礼,甚至主动“养狼”,邀请对手来国内训练、派教练到外协会援助。如此一来,那些对手和我们的关系不仅不是剑拔弩张,反而十分融洽,像日本女队的福原爱、石川佳纯在中国比赛时几乎能享受到东道主般的待遇,她们和中国球员也都成为了好朋友甚至是闺蜜。

所以,在小鱼儿看来,像中国乒乓球队这样的,才能真正称为是王者,是万心所向。韩国短道队,现在有着傲人的成绩,通向王者的道路却很漫长。

——原创文章,欢迎大家批评指正,小鱼儿期待你们的关注和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